达达 IPO 成功,三年亏 50 亿,为什么被刘强东等寄予众望

文章正文
2020-06-08 10:59

在拼多多黄峥当年敲钟的上海中心,蒯佳祺终于为达达集团敲响了上市钟声。

“从儿童变成少年。”他这样形容达达的今天。并希望达达,“怀有巨大的敬畏心和使命感去创造、去发展,一切才刚刚开始。”

创立 6 年时间,达达成为了中国领先的本地即时零售和配送平台,旗下有达达快送和京东到家两大核心业务平台,在两个领域市占率均处于领先位置。

5 日晚间 9 点半,达达集团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达达集团公布 IPO 发行价定为 16 美元 / ADS(美国存托股票),股票代码 DADA。发行规模由此前公布的 1650 万 ADS 增发至 2000 万 ADS,每 ADS 代表 4 股普通股。达达集团 IPO 募资规模约在 3.68 亿美元。

以发行价 16 美元计算,达达集团总市值 34.99 亿美金。截止收盘,达达股价收于 15.99 美元,微跌 0.06%,市值 34.97 亿美元。

按招股书信息,募集的资金将有约 35% 用于技术研究和开发,约 40% 用于营销推广和扩大用户,剩余资金将用于公司的一般用途,包括营运资金以及潜在的策略性投资和收购。

随着达达逐渐 “粮草充盈”,即时配送领域也正式迎来了下半场。未来达达、饿了么蜂鸟及美团闪送 “三国杀”好戏,即将上演。

负重上市,三年累计亏损 50 亿

过去三年,达达集团营收均保持着高速增长。2017 年至 2019 年,达达集团的营收分别为 12.18 亿元、19.22 亿元和 30.997 亿元。2019 年下半年收入同比增长 90%,2020 年第一季度收入进一步加速增长,同比增长 109%。

2020 年第一季度,达达快送、京东到家在整体净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 53.8% 和 46.2%,两条业务主线在集团整体净收入中的占比愈发平衡。

但与此同时,亏损情况也在日益加剧。

2017 年至 2019 年,集团净亏损分别为 14.49 亿元、18.78 亿元和 16.698 亿元。

达达对此的解释是,其连续亏损或许和骑手支付成本有关。“我们预计随着业务的扩展,骑手成本和运营成本将会增加。”

2017 年至 2019 年,公司在运营以及支持方面的成本分别为 15.93 亿元、20.44 亿元、28.46 亿元,这其中骑手的支付成本分别为 15.267 亿元、19.183 亿元和 26.791 亿元,此外,同期对骑手的奖励分别为 1.274 亿元、2.237 亿元和 1.922 亿元。

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的前 12 个月,达达共有超过 63.4 万活跃骑手,累计完成了 8.22 亿单。而达达快送业务已经覆盖了全国 2400 多个县区市,日单量峰值约 1000 万单。

达达集团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能否实现盈利取决于能否改善市场地位和形象,扩展在线平台,维持有竞争力的价格,提高运营效率和获得融资的能力,这可能受到无法控制的众多因素的影响。

又一 “京东系”企业上市

据招股书,现有股东京东、沃尔玛有意成为达达基石投资者,分别认购 6000 万美元和 3000 万美元。

京东为其最大外部股东,持有 47.5% 股份,红杉资本中国为其最大机构股东,持股 10.5%,沃尔玛和 DST 分别持有 10.0% 和 8.7% 股份。

与此同时,京东、沃尔玛也是达达最主要收入来源。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 年至 2019 年,达达集团来自于大股东京东的营收占比分别为 56.7%、49.1%、50.5%,关联性交易基本在五成上下。2018 年 8 月至年末、2019 年全年、2020 年前三个月,来自沃尔玛的营收占比分别为 4.6%、13%、14.9%,关联交易递增。

对于营收来源过于单一这点,招股说明书中也对这一风险进行提示。达达表示,“如果与这两个主要客户的业务合作协议被终止或在到期后未续签,则我们的业务关系可能受到不利影响。同时,与任何此类客户的关系的恶化,或其中任何市场的重大不利趋势这些客户的运营可能会严重干扰达达集团运营,并且运营活动的收入和现金流量可能会大大减少。”

一方面,超过五成的关联性交易,有可能会使得投资者对达达集团抗风险能力表示怀疑。未来,或会长久性的影响其估值上升。

另一方面,如果有一天失去京东的 “供血”,达达是否有独立应对市场竞争的能力,还是一个问号。未来,创建多元化的营收来源,是达达不得不去解决的难题。

此外,该公司没多少有息债务,截止 2020 年 3 月,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共 19.3 亿元。

三强多霸,即时配送市场竞争激烈

“即时快递第一股”的背后,是即时配送市场日益激烈的竞争。

首先,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巨头已经下场。

美团 2017 年就上线跑腿业务,2019 年推出美团配送。前不久举办的美团配送一周年活动上,美团公布,平台拥有 399 万活跃骑手,覆盖全国 2800 个县级以上的城市,涵盖餐饮、生鲜、商超、书店、鲜花等 620 万多品类商户。

在其今年一季度财报中,新业务一季度同比增长 4.85% 至 41.68 亿元,这其中就包含闪购等新零售到家业务。不难发现,非外卖类的即时配送订单,已然成为美团新业务的增长引擎。

另一个巨头饿了么,是在 2019 年 6 月宣布即时物流品牌蜂鸟独立,并在当天宣布蜂鸟即配将在未来 3 年里建设 2 万个全数字化即配站,把服务拓展到更多行业和区域。借助阿里本地生活生态势能,截止去年 9 月,饿了么已经与大润发、百联、华润万家等 1 万家大型超市,以及近 20 万家的连锁商超建立合作。

与此同时,达达的竞争对手还有闪送、UU 跑腿,以及物流配送公司跨界竞争的中通、圆通、顺丰、丹鸟等,还包括其他本地的一些生鲜配送平台。

据艾瑞报告发布的《2019 年中国即时物流行业研究报告》预计,即时物流行业 2019 年订单量将达到 185 亿单,规模突破 1312 亿元,2020 年将达到 1700 亿元。千亿市场的诱惑之下,即时配送领域日后竞争必然更加激烈。

根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19 年第 1 季度中国即时配送市场研究报告》,从市场格局来看,蜂鸟配送、达达集团、美团配送的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 28.4%、25.6% 和 24.8%。三者之间的市场份额差异极小。

即便已经成功上市,对于达达而言行业竞争依然巨大,能否站稳脚跟分到足够大的蛋糕,一切还是未知数。

文章评论